韶关市潮汕商会欢迎您!

人物专访

网站首页 > 人物专访

郑捷义:改革开放的拓荒者

韶关市人大代表

韶关市潮汕商会执行会长

韶关市潮人海外联谊会常务副会长

韶关市金福园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

人生大概分两种情况,一种是自懂事以来就知晓人生的方向,知道路往何方走,水往何处流,比如有些人年轻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成为伟大的音乐家、画家、科学家或者政治家,终其一生都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。另一种是顺生而行,他们漫步于未经设计的人生轨道,不知道下一处风景会是什么,唯一坚定的信念就是知道自己必须往前走,未来一定比现在更好。

郑捷义大概属于第二种人。一个从小城市走出来的孩子,没来得及去设计自己的梦想,就要迎面应付物质的匮乏,生活的艰辛,“那个时候能够吃饱就已是万幸”,郑捷义说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郑捷义开始向往乡土之外的生活,梦想自己能够在更广阔的天空下翱翔。西泽大帝临终前曾感慨道:伟大如我西泽者,死后亦不两手空空?既然所有人的最终归宿都会如出一辙,那么这期间的人生是否可以不一样呢?

1976年,带着潮汕人特有的闯劲,郑捷义走出家乡,一路向北,开始了在韶关安身立命的旅程。

一个拥有内在实力的人,会有内在的光芒

郑捷义出生于1961年,今年53岁的他一出生就在经历着中国的大饥荒。他们这一代企业家,大多目睹了70年代的贫困,感受着物质匮乏带来的生活困窘,这种经历让他们更懂得“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”的道理。

刚来韶关的时候,郑捷义从工地的建筑小工做起,过着跟钢铁水泥打交道的生活,那一年,他才16岁,“来韶关也是生活所逼,那时候家里穷啊,如果可以选择留在家乡,谁愿意小小的就离开自己的父母。”郑捷义感叹道,每天起早贪黑,工地的活儿苦累参半,16岁的少年很快就被磨练成矫健黝黑的小男子汉,为了攒钱,郑捷义整整两年没有回家。

1982年,郑捷义开始自己接工程,按郑捷义自己的话说,就是人生的第一次创业。郑捷义并非出生于生意世家,没有丰富显耀的背景,也没有父辈传授的经验,想要到达的彼岸完全要靠自己去努力,去摸索。其中的艰辛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即便如此,关于创业之初的艰难,郑捷义并没有向记者透露太多,也许他认为那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经历,八十年代以前出生的潮汕人,因为家乡的贫困,大多抱着“出路,走出去都是路”的人生信条而离开故土。因为身在异乡,他们要付出比常人多三倍的努力,才能在这个偌大的城市占有一席之地。郑捷义深知这个道理,他接手的工程,他都严把质量关,把诚信置于首位,不论条件多艰苦都要保质保量地完成任务,口碑有了,很快他就在行业里站稳了脚跟,也是在这段时间,他积累了人生的第一笔财富。

事实上,这十几年的异乡路并没有像郑捷义描述的那么风淡云轻。1992年,郑捷义在珠海投资了一块地皮,后来因为政策等原因,地皮无法开发,那一年,郑捷义亏了3200多万。但潮汕人天生不服输的个性和勇敢冒险的精神,让他们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接受淋漓的真相。珠海这一战并没有把郑捷义打垮,郑捷义再接工程,很快又东山再起,“人生需要一点勇气和信心,有时候看似山穷水尽,只要破釜沉舟,就会绝处逢生。”谈起过往的艰辛,郑捷义只是笑笑。

改革开放初期,经商在很多人眼中并不是什么正经事,但郑捷义有更长远的眼光,他不安于现状,带着浪漫主义色彩,快准狠地抓住这个特殊年代的良好商机。1999年,改革的春风拂晓大地,郑捷义赶上了韶关的第一单土地拍卖,价高者中,当时他以比别人高出十多万的价格投得土地,依托这片土地,郑捷义建成了他人生的第一个楼盘金福园。“当时那个楼盘建得很成功,建成之后就被抢购一空,直到现在都是韶关市一道绝美的风景线,从现在的眼光来看,依旧可以用新潮来评价它。”韶关市潮汕海外联谊会秘书长谢奕群先生介绍到。对于郑捷义来说,1999年就是他人生重要的分水岭。这一年,他投资房地产,完成了从建筑工程到房地产开发的华丽转身,而他先后成功建成了金泽园、金凤翔、棕榈湾等多个楼盘。

生命不息,追求不止。勤恳与冒险流淌在郑捷义血液里,“我属牛,我是一只开荒牛”,郑捷义笑着说,涉足房地产之后,郑捷义又投资了水电站,他眼光独到,总是先人一步,“人生不是做菜,有些事不是非要等到材料备足才能去做,等你全部准备好了,时空早已变化,昨天的河流已不再是今天的河流,昨天的黄山也不再是今天的黄山。”或许,就是这种对商机的果断把握,而造就了今天的郑捷义。郑捷义是个实业家,他不投机取巧,每前进一步,都是经过深刻的考虑,他踏踏实实地做实业,既不迷恋用金融手段在虚拟市场中逐利,也不本末倒置将企业做虚,事实也证明郑捷义每做出的一次重大抉择,都为他的人生增添了一抹亮色。

人生态度

走进郑捷义的办公室,最显眼的是宽大的办公台、实木的茶几、精美的茶具和讲究的摆设。郑捷义在这里办公、会客,也在这里接受采访。他的办公桌上堆积着很多楼盘策划案,记者来到的时候,他正在跟设计师讨论新一期的建设项目。谈起从事房地产的理念,郑捷义津津乐道,开发房地产就像生活,是向内的充实,而非形式上的幌子。它给予我们很多机遇和挑战,也给予我们很多自我认知和选择的机会。

李嘉诚说,“房地产最关键的,第一是地段,第二是地段,第三还是地段。”在郑捷义看来,地段固然重要,但房子要卖得好,理念一定要新,布局一定要精,服务一定要全。对此,崇尚回归自然的郑捷义,巧妙地在园区绿化上大展手脚。对于都市人而言,回归自然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。郑捷义给我们看了他设计的一个楼盘,外围的房子建得比里面的房子高,一般人一看就会说挡住了里边住户的视线,对此,郑捷义却有不同的看法,他说,“现代生活的喧嚣,让很多人很难有机会静下来品一杯茶、读一本书,或静静地品味身边美好的人和事。‘静下来’已经成为越来越多都市人的梦想与追求。外围的高房子虽然挡住了一处风景,但也隔绝了外边世界的喧闹,所谓心安之处是吾家,说到底我们需要的还是一处静谧的安身之所。”

取之社会,用之社会,似乎是许多成功企业家终会走上的道路。关于慈善事业,郑捷义有着自己的执着与坚守。在前往郑捷义公司的路上,记者见到一所与郑捷义公司同名的小学——金福园小学。据谢奕群秘书长介绍,“郑总在金福园小学的建设和发展上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,多年来他出资捐建了学校的大部份建筑,比如教学大楼、办公楼、宿舍、跑道和绿化等,只问付出,不计回报,如今金福园小学已被评为省一级小学,当中少不了郑总对学校的支持,他很关注下一代孩子教育的问题,去年在助学活动中更是捐助了100个贫困学生。”郑捷义认为,慈善这个词很大,近年来各个领域的爱心慈善活动泛滥,他从实业家的角度考虑,就是琢磨怎么把慈善做细做好,把真正有助于学生教育发展的事情落实到位。郑捷义有四个小孩,在被问到儿女教育问题上时,郑捷义用十五个字总结了他的看法,就是“扩大交际圈,认识可能性,成为你自己。”郑捷义很注重培养孩子社交的能力,这点从他自己身上就可以体现出来:长远的眼光、敏锐的观察力、与人为善的亲和力,包容的胸襟和勇于创新的才智。郑捷义的爱与义,源自他内心的真诚,睿智和从容。

另一种生活

倘若一个人的快乐是可以形象化的,那它应该是什么样子的?是一份早出晚归的工作,是一种脚步匆匆的节奏,还是清晨照耀在你略带睡意脸上的一缕阳光?对于郑捷义来说,他现在最大的幸福,就是在每个闲暇的周末午后,可以安静地在自己的小农场里,种几亩青菜,看鸡鸭成群,“能够在喧嚣的城市中找到一份宁静,对于现代人来说是一种奢侈。”

三千年读史,不外功名利禄;九万里悟道,终归诗酒田园。在离郑捷义公司不远的山地上,有一个他自己精心搭建的小农场。工作之余,郑捷义把大部份时光都花在了这里,“我这里种的蔬菜都是不加化学肥料、不喷洒农药的,我把干枯的树叶树枝烧成灰,作成肥料,纯天然无公害。”郑捷义开心地描述到,脸上露出一抹晴朗的微笑。在郑捷义看来,人生最重要的是控制平衡和节奏,“务农”也是如此。“我是种着玩的,我不想把小农场变成一个商业性的东西,在我心里这是一种比较平和的生活节奏。”

以出世的心态去做入世的事情,在每个流逝的春夏秋冬里找到内心渴望的生活,是郑捷义现在更看重的事情。“从去年开始,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去走一走,享受在路上的时光。”郑捷义喜欢红木,也懂红木,下个月他打算去浙江,说不定能淘到好看的红木。“我准备定制一张能容纳十多号人的大饭桌,朋友们来了可以围在一起喝酒聊天。”郑捷义直爽的个性让他结交了不少朋友,他平时喜欢喝点小酒,空闲的时候就在家里摆开酒席,和朋友天南地北地谈着。他不受约束,做自己想做的事,不问是劫是缘,这样喝酒也能喝出一股诗意。

 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4-06-10 16:40:59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